一条儿

生日最幸福的事是清晨一碗牛肉面 ,一个小小的惊喜 和 一个暖心的祝福,江湖那么大,我却在江湖有个家,感谢大家~
(图1,2 作者:子悦兮 图3:一条儿)

【虎啸恩仇录】


作者:一条儿

画师:子悦兮

故事简介:讲述了少侠一条儿浪迹江湖无亲无故,阴差阳错身负重伤,功力尽失,却因此结识了不少好友,发生了一系列奇遇,最终安家剑庐,和好友们一起远离纷争的故事

参加 我在江湖有个家 同人征集大赛,转载请勿用于商业用途

本故事所有角色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图文预警)

序章 I


  夜半三更,虽已是深秋,天空却是电闪雷鸣,风雨欲来。少侠一条儿伴着夜色,催动全身气力发动轻功,疾行于江南映日湖。且说这明朝乱世,皇上昏庸无度,奸臣作乱,万圣阁隐隐已有掌控天下之势,朱文圭广收江湖恶人,以利益趋之,为己所用,而其中更有一名穷凶极恶之徒,人称 浣熊,说到这个这浣熊,曾在严州城内屠杀三百三十三人后在官府与江湖义士的追击之下逃脱,且不说功力深厚莫测,心性暴虐无常,一手轻功是使得出神入画,于人群中进进出出却不伤己分毫,更是创立名为剑止的组织,替朱文圭铲除他的眼中钉。


而一条儿,正是在前往万福万寿园,起义军密会的路上,虽说朱文圭逐渐势大,江湖中却也不乏良善之辈,于是以天道盟玉剑公主为首,号令召集天下正义之士,欲意抗衡朱文圭,还天下太平。

一条儿本于映日湖上踏水疾行,抄近路前往万福万寿园,却眼看雷电交加更胜,狂风暴雨将至,不得不改道严州城。

“真是晦气!”一条儿不禁怒道,心念这严州城乃是在万圣阁的把控之下,把守严密,身上藏着起义军通行密令,万一被搜出来可就不妙了,只能趁着这鬼天气潜入严州城中,寻个店家拿一套蓑衣,再继续赶路了。

旋即一条儿发动轻功,穿梭于屋檐之间,半个时辰后,好不容易潜进城内,却见只整个严州城却如同死城一般,除了巡街守卫的提灯,不见一点光亮。正当一条儿疑惑之时,却听见巡街守卫冲雨中大喊,“抓住那个小毛贼!他偷了始皇藏宝图!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一条儿心听的一惊,“始皇宝藏?这不是朱文圭苦苦寻找了数十年的秘宝吗,难不成已经被浣熊那狗贼抢先一步了?”心中大觉不妙,便冲着守卫喊叫的方向寻去,只见路中间一黑衣人正舍命狂奔,所过之处还有斑驳血迹,显然已是身负重伤,心想在这之前定是经历了一番苦战。


一条儿心中焦急,眼看黑衣人就要被追上了,但是却又怕自己身份暴露,误了大事。


与此同时,黑衣人气息紊乱,慌不择路拐进了一条死胡同,已是退无可退。眼下不让万圣阁得到藏宝图才是重中之重,一条儿顾不得那么多,直接轻功跳入守卫之中,瞬间内息外放,气至八方,震得这些个守卫是七荤八素,躺倒在地分不清东南西北。一条儿此时才得以细细观察这黑衣人,却见这黑衣人身长只有三尺有余,形如孩童,不禁暗自有些吃惊,不过眼下乃是是非之地,一手提起黑衣人便是准备遁去,谁知一声利剑破空之声传来,一条儿一个翻身将将躲过了射来的利刃,回身一看,一柄长剑已是牢牢的插在墙上,一半的剑身都已没入墙中。

一条儿见状深感对方功力深厚,如今一场恶战已是不可避免,便敲中了黑衣人的昏睡穴,度入自己的一丝精纯真气,护住其心脉,安置在角落中,紧接着撤下了自己的夜行衣,一头黑发散落下来,披在了背上的剑匣上,严阵以待。


狂风夹杂着骤雨击打在严州城的青瓦石路上,一邪魅男子不急不忙的朝一条儿走来,手持一把长剑,腰间横插一把短笛,只听见“杀!”这一字,便是瞬息间来到了一条儿身前,舞着一手凌厉的剑法便向一条儿刺去。


序章 II

一条儿也不是束手待毙的羔羊,剑匣开启,汹涌的剑气便从中溢出,环绕在一条儿的周围,邪魅男子饶是剑法极快,却短时间也找不出剑气御体的破绽。一条儿却深知剑气外放最大的弱点就是持久力,这招虽然堪比金钟罩铁布衫,但却极度消耗内力,便是趁着邪魅男子招式衔接的空隙,使出一记太极推手,将其推出三丈之外。一条儿不敢大意,赶忙调整了下自己过度消耗内力而紊乱的气息。


邪魅男子却也不急,并没有主动出击,似乎是知道一条儿不敢恋战,诺大的严州城精兵无数,若是拖到官兵将他团团包围,就算有登天的本事也难逃朱文圭的天罗地网,不如等他主动出击,找出攻击中的破绽。此时一条儿也正是如此所想,也当然知道邪魅男子的如意算盘,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自知全身而退已是无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无妨,但求成功逃脱。


于是,一条儿催动武当宗派秘法,口念“紫微北极太皇大帝,上统诸星,中御万法,下治酆都,武当弟子一条儿,借正中天紫微星之力,调日月星辰之气护心脉周全”,刹那间催动浑身精纯内力,以气化形,剑匣之中五剑齐出,一时间竟是出现了五个一条儿,拖着残影就向邪魅男子砍去。

邪魅男子陡然一惊,感受到一条儿的惊人气息,也打起十二分精神。俗话说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邪魅男子剑法极快,可此时五个一条儿速度更快,瞬息已是舞出上百剑,邪魅男子一时被打得且战且退,身上不少地方已被凌厉的剑气割出伤口,颇有些狼狈。一条儿心中却是焦急,这套功法乃是过度透支全身精力,讲究一招制敌,谁知邪魅男子如此难缠,面对五个自己依然只是落得个下风而已。


谁知就等着一条儿这一分神,邪魅男子剑气大作,一个剑花劈散了一条儿的两个分身,邪魅男子自以为占了便宜,却不知劈散了两个分身,外放的内力却重新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朵由内力组成的莲花,依附在了一条儿的剑尖。虽是看穿了一条儿的真身,却感到莲花之中藏着极大的危险,瞬间退出数丈,也催动心法,双手将长剑舞的那叫一个密不透风,只听得男子大喝一声,剑气竟然形成了一股旋风,伴着邪魅男子向一条儿劈去,一条儿瞬间收回了两个分身,全身内力都灌注到了剑尖的莲花之上。

一边是内力形成的莲花,一边是剑气形成的旋风,两股力量猛得碰撞到了一起,刹那间狂风骤雨都被能量碰撞激起的冲击吹散,远处雷电轰鸣之声也不及这一碰撞声势浩大,二人脚下的路面已被剑气与内力割成碎块,道路两侧的围墙也轰然倒塌。

数分钟后,等爆炸产生的烟雾散尽,只见一条儿和邪魅男子双双跪倒在地,邪魅男子的胸膛已是被一条儿捅穿,而一条儿浑身上下都是被剑气割出的伤口,血流不止。


好在一条儿提前护住心脉,受了重伤却未能致命,而邪魅男子虽是毫无反应了,可一条儿也是强弩之末,赶忙服下张简斋制作的续命丸,强撑着一口气,将黑衣人扛在肩上,趁着大量官兵还没赶到,以夜色为保护,靠仅剩的气力发动轻功向芳菲林的方向逃去。


雨越下越大,不知一条儿奔逃了多久,终于藏进了一座小亭子中,还没等放下黑衣人,就眼前一黑,直直地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严州城内,邪魅男子嘴角突然微微一笑,双手拔出了一条儿插入他胸口的利剑,站了起来,向着象征武道巅峰的登剑阁慢步走去。

(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第一章  鱼鱼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疼疼。。”,一条儿悠悠转醒不知是何时何地,除了对周围环境的不解,更多地是伴随着准备起身时的巨痛。一条儿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有不甘地躺了回去,才有时间细细环顾四周。


斑驳的墙壁包围这一条的的四周,地炉上的开水呲呲作响,回想起那晚上发生的一切,显然,这并不是晕到时的凉亭,但也不见当时的黑衣人,一条儿心生戒备,扭头看到了靠在墙边的剑匣,便是抬手运气一气呵成想要催动剑匣中的剑,不幸地是,一条儿这才发现身体不仅没有任何内力或是真气的波动,手上和身上更是缠满了绷带,不要说是催动剑匣了,现在的一条儿,连简单的运气都做不到。


“醒了?”一条儿循声望去,说话的竟是一个小女孩,不禁得回忆起来,那晚的黑衣人,身形亦是如此,若此人想要害我,应是不会留我到现在的,便问道“我睡了多久了,这是哪?”


小女孩摇摇头,发出银铃般的声音说道“我也不知道多久了,我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我醒来的时候你已经昏倒在我的身边了,在此之后已是5天了,这是我在江南的藏身之处,你尽管放心,朱文圭的爪牙,朝廷的鹰犬都是寻不到这儿的。“ 


小女孩又看了看一条儿,似乎猜到了一条儿所想,接着说道”我那晚也受了不轻的伤,多亏了你替我护住了心脉,现在已无大碍,只是功力尚未恢复,倒是臭道士你,不知道你后来和什么人大战了一场,浑身上下的经脉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还有你身体似乎过分透支,丹田已经萎缩到容不下丝毫内力,我就是想传功给你也传不进去了“


一条儿不由得苦笑起来,虽然用了宗派秘法保住了经脉不断,但是所受的内外伤加上透支生命换来的磅礴内力,没有成为废人已经是万幸了。心道虽然张简斋应该可以治好身上的伤,但所在的金陵城离江南并不算太远,但是如今他怕是已经被朝廷通缉,自己也不会易容术,伤成这样轻功也是无法施展了,混入金陵城简直难如登天,也许只有当年的妖女如今的云梦掌门叶澜才有办法了吧,可惜云梦距离江南路途太过遥远,舟车劳顿事小,万一走漏什么风声后果才是不堪设想。


一条儿晃了晃脑袋,如今先搞清楚这个小孩的身份才是当务之急,”小姑娘,我知道始皇藏宝图在你身上,我至今并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现在我们被朝廷通缉,我不可能把我的后背交给一个素不相识的黄口小儿身上“


小孩微蹙起了眉头,看了看一条儿几眼,说道”你救了我一命,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份,但是你必须先告诉我你的身份,还有就是,我才不是什么黄口小儿呢,本~本姑娘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


一条儿吃了一惊,不知是什么功法或是秘籍才能让一个少女保持幼女的体型,正色道:”在下武当弟子一条儿,师承现任掌门萧疏寒,刚才多有冒犯,不知是何种秘法才能让你保持幼女体型,想必也是多亏了这种体型,才能从朱文圭的爪牙手里偷得始皇宝藏图吧。”


小女孩面色一红:“我。。。我们岛上都是这样的,才没有用什么秘法呢。我从小就是望兮掌门带大的,自始皇派我们老祖徐福出海寻药之后便一直隐居在岛上了,避世千年不出。这次我被派来就是传闻始皇宝藏有下落了,相传宝藏里藏着老祖寻到的秘药,可治百病,延寿百年,虽然沧海远离纷争,但也绝不能让祖宗的东西被坏人利用,辱没了老祖的名声。”


小女孩说罢,又想到了什么,“还有,那个···我叫鱼鱼。”


一条儿陷入沉思,虽然二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绝不是什么长久之计,一旦被人发现,以二人现在的状态,几乎就是砧板上待宰的鱼肉。当务之急还是先恢复实力,再去寻找起义军和玉剑公主了。可是张简斋靠不上,云梦却路途遥远,恢复实力说来轻巧,现在看来反而更像是在痴人说梦了。


第二章  转机


一条儿的两条剑眉都快拧到一起了,不知为何一条儿隐隐觉得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推着自己,本来自己与藏宝图毫无关系,自己也根本对长生不老不感兴趣,可是如今因为这一系列的变故,寻找宝藏,靠传说中宝藏的秘药反而成了最合理的解决方法。


旋即说到:“鱼鱼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以朱文圭的实力,找到我们只是时间问题,你带着藏宝图,除非现在有一只军队保护你,你是到不了连环坞坐船离开的,而我虽有希望,如今实力还不如十四岁的小孩,现在唯有找到宝藏,我去恢复实力,再把藏宝的地方彻底销毁,这样才免得其中的各种利益蛊惑人心引得天下大乱。“

鱼鱼沉下了头,思考着,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鱼鱼猛地跳了起来,”不好,有人踩中了我的陷阱,我去迎战“,说罢便拿起了武器-无执刀,就要往外走。


一条儿赶紧喊住了鱼鱼”没用的,他们即然找到了,肯定有备而来,不是我俩现在能对付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向林子深处,暂时摆脱追兵“

这下轮到鱼鱼为难了,摇摇头,握紧了手上的刀”现在你身上有伤,我。。我轻功也不是很好,我们两个跑不掉的“ 


”你的阵法能拖延多久“

”最多3,4分钟“


一条儿笑了笑,似乎胸有成竹”足矣,我现在教你一套功法,教我的人告诫我不能传授外人,如今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现在就算收你为徒了,这套功法不需要你学,我会将它直接传到你的丹田之中“

没等鱼鱼张口说什么,一条儿就强撑着翻下了床,盘坐在地上,鱼鱼深知二人性命危在旦夕,也不计较,便是也盘坐在一条儿对面


”弟子鱼鱼,为师传你移形换影步“一条儿结出手印,向鱼鱼打去

过程持续了两分多钟,事毕,一条儿似乎用力过度,又直直的栽了下去,而鱼鱼则双眼泛光,新传授的功法神奇异常,似乎根本不用学习,身上的每一处经脉都像是使用过上千遍一样,心神稍微一动,功法便是呼之欲出

来不及多想,鱼鱼将大刀插在腰间,便是催动功法,一手提着一条儿,就向外窜去,肉眼仅仅只能看见鱼鱼的残影,几个呼吸之间,鱼鱼拽着一条儿已经行出不知多少里,四周遍布密林,鱼鱼眼看暂时安全了,连忙放下一条儿,倚着一颗大树,大口地喘着气,这套移形换影步虽然不需要学习,也不需要内力或者真气的催动,但却是极其地消耗体力,身形矮小的鱼鱼更是脸色苍白,好在暂时算脱离了危险,否则真是差点把命搭在了破屋里。


片刻,鱼鱼脸色红润了起来,一条儿也醒了,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想开口术后的灌木丛里就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鱼鱼立马一个一个箭步抄着刀就像灌木丛里劈去,却是听得一声操着陌生口音的大叫”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就只见到一个穿着红色霸王甲的男子从灌木丛里爬出来,用着那一口东洋口音的话说道“女···女侠,我是从东瀛来的使节护卫,一心向学中原武功,方才看到女侠那出神入画的轻功,我想一定是这儿大名鼎鼎的盗帅楚留香了,传说他轻功独步天下,恳求香帅赐教!"


"什么和什么呀,我不是楚留香,也知道你说的轻功是什么,赶紧给我滚蛋,不然别怪我刀下不留人!"鱼鱼显然是很不耐烦,一条儿不知道的是,鱼鱼的岛上,经常有发生海难漂到她们那儿的东瀛人,掌门总是好心地收留他们医治他们,但是那群人一点都没有报答掌门的意思,一心只想回他们的东瀛,这给鱼鱼一直留下了东瀛人是白眼狼的印象。

”女侠息怒,息怒,我绝对不是什么来偷学武学的,我是真的向往你们中原的武功,给。。给个机会嘛“


鱼鱼刚想发作,一条儿摆摆手,说道:”无妨,我功夫可以教你,但是我现在身染重病,而且功夫不能白教你,亦不知你资质如何,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先问你几个问题,不许隐瞒欺骗,否则别说一招半式,我定让你走不出大明半步“



第三章 扫地僧


片刻,一条儿已大致了解了,来人名曰东方渤恂,是东瀛使节的护卫,虽说是向往中原武学,却是想学少林的不传之秘,他也正是趁着使节不注意,偷偷跑到了少林寺,结果连山门都没进就被赶了出来,而这里距离少林只有几十里路,没想到一路躲躲藏藏,已经离开江南数百里了。

虽然东方渤恂此人动机不纯,不过后有追兵,加上行动困难,不熟悉地形,只能暂时结盟了。如今找到落脚之处养足精力才是上策,少林寺一直不愿与朝廷和朱文圭为伍,也是多亏了天澜大师修为高深,为人刚正不阿。纵观如今形势,只能去少林避难了,再着手研究藏宝图了。

一条儿立刻行动了起来,许诺东方渤恂只要带路前往少林寺并沿途保护,便可带他进入少林寺。

东方渤恂一听大喜,满口答应,就领着二人向少林寺而去。走了几个时辰,三人已经是来到了离少林寺不远的一条小路上。路两侧都是上百年的参天大树,深秋的路面上铺满了落叶,经历了这一出出的血雨腥风,难得的竟然感到久违的安宁,让一条儿竟然一时间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再接着行路不出数十分钟,路变得蜿蜒曲折了起来,一条儿隐隐觉得已经离少林寺不远了,更是催促东方渤恂加快了脚步,谁知才拐过几个弯路,就看到一耄耋老僧站在路中间扫着落在路上的落叶。

一条儿行走江湖多年,隐隐感觉老僧并不简单,便低声询问鱼鱼能否探知老僧的内力修为,鱼鱼摇了摇头,只觉得老僧不过是少林寺打杂的僧人,并未感觉有任何气息的波动。一条儿皱了皱眉,暗道这扫地僧估计有点来头。

不过见老僧并未挪动半步,也不见老僧除了扫地之外的任何举动,一条儿估摸是自己多虑了,就上前询问扫地僧“老僧人,请问少林寺是沿着这条路走吗”

扫地僧抬头看了看一条儿,也不答话,还是自顾自的扫地,一条儿见老僧不愿回答,也不多问,心想也许见三人皆不是少林中人,不愿搭理吧。于是招呼二人继续前行。就在鱼鱼经过扫地僧的时候,扫地僧抬头了,”三位施主请留步听老僧一言,老僧在此以扫地修行多年,一身没什么本事,但是靠着扫地扫干净了地也扫干净了自己的双眼亦扫干净了自己的心,三位不必前往少林寺了,朱文圭得知起义军据点定在少林寺,他的手下已经将那围得水泄不通了。“

一条儿和鱼鱼大惊,暗道不好,这东方渤恂岂不是引他们羊入虎口,鱼鱼立马抓住了东方渤恂,按倒在地,东方渤恂痛的大叫”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朱。。朱伦贵是谁我根本不认识啊!我来的时候就我一个人!我发誓!“

扫地僧也不转头,接着说道”二位施主可以放了他了,他确实不知道这一切,是朱文圭的探子暗中跟随这位东瀛使节意外发现了,一切皆是命数,他所追求的所谓秘法神功也根本不存在,一切皆由心生。三位无处可去的话,可以在老僧的茅屋里休息片刻。“


一条儿头脑中一时充斥了成百上千个问题,连忙靠近扫地僧想继续询问,却被强大的一股气劲弹飞出去,更加惊人的是,一条儿并没有因为这股气劲收到伤害,反而气劲在四肢百骸中流转开来,滋养着身体每一处受损的肌肉经脉,并且剔除着残留在身体各处的杂质。天地间的灵气混和着这股气劲最终汇集在丹田处,丹田也瞬间被这股气劲滋养得宛如一个硕大的气球,这股强大的气息再身体之中难以释放,一条儿不得不催动剑匣将内力转化成磅礴的剑气释放在周围,剑气围绕在一条儿周身,片刻,只听一声大喝,剑气像周围扩散开来,竟将地面上的落叶通通切碎成了粉末。


(为了活动提前更家园部分啦)

第X章 江湖那么大,我在江湖有个家

一条儿和鱼鱼终于循着最后的线索找到了藏宝之地,二人之前且战且退耗尽了几乎所有的力气,多亏了这一路走来的伙伴留下来挡住了浣熊和朱文圭的追兵,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有鱼鱼的大师姐秀秀和云梦的兮兮应该能拦住浣熊他们不少时间,还有东方渤恂武功也不低 ,杂兵靠着寒空默默应该能撑得住一会,现在一定要抓紧时间找到宝藏,彻底毁掉,才能终结朱文圭的阴谋。

如此二人拨开最后一片树林,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映入眼前的不是什么金山银山,也不是满地珠宝,更不是什么所谓藏经阁或是藏着传世武器的地方,而是一片空地,而且似乎已经早就存在许久了。一条儿和鱼鱼,却是充满了不解,朱文圭牺牲了这么多手下,废了这么大力气,竟然只是这么一块破地?

一条儿一边思考一边和鱼鱼沿着小路往前走,终于来到了空地前,才看清空地前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数月前偶遇的扫地僧。

扫地僧那双洞穿一切的双眼凝视着二人,似乎知道二心中人所有的问题”你们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宝藏的真正含义吗?所谓的金银财宝再多也不过是身外之物,而真正的财富你早就在寻找的过程中找到了,那就是一群出生入死的伙伴,始皇临终前其实早就找到了两份长生不老药,但是却最终将其中一份销毁,始皇并不害怕长生,始皇真正害怕的是孤独,因为始皇直至长眠之前都不断地猜疑自己的手下,以至于最后连倾诉的友人都不曾存在,等他悟到这个道理时为时已晚,一切皆由心生。真正的宝藏在你们的心中啊,得民心,顺民意,结八方好友,天下自在心中。这毗邻长河,水路四通八达,易守难攻,这地就还请你们拿去守护你们内心中的净土吧。”

一条儿还在发愣,扫地僧已不知所踪,只听见“至于那另一份长生不老药,我早就早就在你徒弟身体里了”便彻底没了踪迹。鱼鱼这才反应过来,“身体里?徐福老祖?扫地僧原来就是消失千年的老祖?“

二人还在回味扫地僧的一番话时,浣熊和朱文圭的爪牙循着踪迹已经赶到了二人所在之处,同时出现的还有遍体鳞伤的秀秀兮兮,东方渤恂一手抱着默默另一只手搀扶着寒空迅速向二人而来,显然众人都受了不轻的伤。

一条儿众人如今乃是背水一战,只得破釜沉舟。只听得浣熊大喊”朝廷反贼一条儿,现在快快交出皇家宝藏,我饶你们不死!“

一条儿不禁大笑”浣熊小儿,宝藏就在我这里,有本事就杀了我从我这抢过去,不过我敢保证啊,你这辈子都拿不到哈哈哈哈“同时一条儿不敢大意,这浣熊身法极快,急忙催动所剩无几的内力,全部灌注在了九歌匣之中,要是真的山穷水尽,哪怕是引爆剑匣同归于尽,也要将浣熊和朱文圭的部队全数留在此处。

浣熊听罢不由大怒,大嚷着就指挥部队拔出长剑准备向一条儿等人奔去,就在此时,马蹄声大作,数百把以气化形的剑猛然从远处飞来,插在了敌军阵前,一时间竟无人敢动,这几百把气剑每一把都蕴藏着惊人的能量,谁都清楚,一旦触发,自己定是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不出半分钟,一条儿终于看清了来人,竟然是玉剑公主和宝哥带领的起义军杀到,一条儿虽然和起义军结盟,但是起义军如今正在前线和剑止以及朱文圭的大军作战,怎会有时间分兵呢?

但是情况危急来不及解释,一条儿等人皆是强弩之末,援军赶到立马布阵,将一条儿等人围在中间,防止浣熊等人偷袭得手。

浣熊眼看形势急转直下,自己不是玉剑公主和宝哥的对手,更别说起义军各个都不是等闲之辈,只得悻悻离去。

一条儿等人见危险过去,都是松了一口气,连忙医治伤者,一条儿这几个月来太过疲惫,竟直接躺下沉沉地睡了过去。









三个月后

原先的空地已经不见,拔地而起的是一座唐代的宫殿式园林,一条儿行走江湖几十年,如今终于有了个家,不仅是他一个人的家,是所有一条儿的朋友的家,也是所有帮助过一条儿的人的家,更是以天下太平为己任的起义军的家。